征稿及活动信息
新书上架
您现在的位置:中华诗词网>> 文章中心>> 诗论诗教

李晨时《长天集》自序


    作者:李晨时 来源:本站原创 阅读: 更新:2015年12月09日      字号:
    甘苦寸心知——我的诗路与心路
     
      还记得小学二年级时,老师练钢楷,都把字贴在办公室的墙外,同学们都争着看,议论哪个老师的字写的好。那些字大都是“白日依山尽”、“床前明月光”之类,我知道了,这是唐诗,真好。
      从五十年代上小学对唐诗发生兴趣开始,上中学时便有涂鸦之作了,“文革”期间屐痕所至,均有诗。惜乎其时不谙格律,后来很晚才弄明白的。
      1962年我上初中一年级。春天学校开运动会,我弄了一首诗:
    体育场上龙虎斗,运动健儿各纷争。
    一鼓作气凭勇力,稳扎稳打跑长程。
      现在意识到,这也许是我写诗的开始。但那时是无意识的,好玩而已。
       我1956年上小学, 1962年上初中一年级时14周岁,亦即是说,我14岁
    就觉得诗好玩了,就对诗无意识地去碰撞了。
      那所谓的诗,是小小少年、没有烦恼的我的原生态的文学冲动,我的这本诗集的起步是在初中时期的操场上开始的。
      初二时,我偏科的厉害。下午自习课就与一位叫李长青的同学看《唐诗一百首》,那情景也许就像鲁迅小时候在三味书屋用荆川纸描绣像。那时还不知道有鼎鼎大名的《唐诗三百首》,也记不得是我和李长青同座,还是他串到我这或我串到他那。后来李长青转学到泰来去了,再没有了联系。
      我初二时的语文老师叫沙玉富,是哈尔滨师范学院毕业的,他特喜欢古典文学,也特赏识喜欢古典文学的学生。当时我有一首啥诗,只记得一句:“当年校场动刀兵”,是说岳飞枪挑小梁王的事。但我说的不对,说教场上“动刀兵”有点扯蛋。沙老师可不管这些,他看中的是我对文学的爱好,把这首诗在课堂上好一气表扬。
      这时学校编了一本学生作文选《新苗集》,收了我的一篇。不过那可不是“动刀兵”的诗,而是《秋日即景》的散文。
      1965年秋,我上了大庆师范学校。在这里只上了四个月的课,第二年春天就开始文化大革命了。我的语文老师董道佩被打成了反革命,人们写大字报批他。他是山东大学毕业的,是著名教授高亨先生的弟子。董老师回击的大字报是一首《山坡羊》,这可把大家造了个目瞪口呆。后来我知道了那叫散曲。到1967年我们这派办了一张小报,叫《师范革命》,当时武斗很厉害,我仿照杜甫《兵车行》写下了:“车鳞鳞,风潇潇,车上棒匪带枪矛。行人侧目但避走,谁是谁非暗点头……”登到了小报上。不是说要为政治服务吗?我可服务的挺早,19岁。
      1968年上干校接受再教育,1969年分配。当时我还外调未归,回来一看同学都没了,便弄了一首《沁园春》:
      三载聚首,百侣行迹,握别斯年。有追怀依恋,一往情深;少年风采,携手陶然。胸怀八极,壮志鹰扬,天空海阔任翩迁。约雄飞,共珍重青春,躬行实践。        
      风雷常忆肝胆,驰壮怀,相与谈笑间。喜寒梅耿劲,羊毫醉饱;常在中流,乐攀峰峦。百折不老,磨砺益坚,烈火酣歌方锤炼,寄丹心,为春满四海,奋发向前。
      这是忆及三载同窗,以”红卫兵”之尊参加运动,往事历历,声犹在耳,遂赋此根本不懂格律、不讲平仄的词赠别诸同学,此乃“同学少年”,“书生意气”,盖热烈欢呼“好得很”也。我是年周岁二十有一,虽属意诗词,却不知格律为何物,及今读此旧作,竟不知何所言矣。
         1969年的这次外调,历时四个月,走遍了大半个中国,足迹留在了辽宁、北京、山西、陕西、甘肃、青海、新疆、湖北、江苏、河南、山东11个省。白天外调、作笔记,晚上写日记,也弄弄诗。几乎每天都是到后半夜才睡觉。
         我是带着一本破了皮的《唐诗三百首》走上外调之路的。
      我们的外调对象是陕西三原人,所以我们在三原呆了50天,在外调的四个月中时间最长。足迹踏在关中大地,摔一跤能踢出一块秦砖来,再摔一跤能踢出一块汉瓦来。   
      中国历史这么古老,文化这么厚重,再没诗就说不过去了。
      在陕西呆了三个月,西安、高陵、渭南、扶风、宝鸡,凤翔都到了。我看到了三原的木塔寺,城皇庙,高陵的高陵塔,登上了西安的大雁塔,参观了碑林,近距离的看到了钟楼、鼓楼。找到了长安县的张杨二将军墓。到宝鸡,知道了那在古代是叫陈仓的,韩信“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”就是指这里。到凤翔,知道了这是有名的西凤酒的产地。在渭南铁炉韩公社铁炉韩大队,我们走了很远的旱路,找到一国民党军人家属,那情景真叫惨呐。美中不足的那是文革时期,能看到的名胜古迹并不多。到一个地方、一个景点,我都要翻翻《唐诗三百首》,如果那上面有写这的诗就乐的不得了。
      我们的调查对象黄国斌是在国民党军队中加入的共产党,通过外调,我知道了国共合作的历史,知道了近代史。活生生的知道了许多当年的人物和事情。使我知道了“敌中有我,我中有敌”的故事,绝不是一就是一、二就是二那样简单。我的外调笔记写了满满一本子,这可是有文物价值的。我也许是从这时开始知道,历史是复杂的,人也是复杂的,凡事都要动脑子想一想,不可以人云亦云。这是阅历,是花公费,是在游山玩水中得来的。
      这次外调,我写了一些诗,西北我自1969年再没去过,当时弄的几首诗也摆脱不了那个时代的影子,后来看都拿不出手。
     
     对山川风物、名胜古迹的题咏是可以改的,有改的价值,我也弥足自珍。三
    十年后我于1998因病退休,把那时的诗都改了几遍。现在只收了《登西安大雁塔》二首,算是挽住当年的记忆和诗思。在《诗词卷》“屐痕诗韵篇”收了《登桥山》,是网上的征诗,其它地方则是都到过的。《楹联卷》“笔走山河篇”、“佛香飘渺篇”收的联也是网上的征联,写的地方则是我绝大多数都没去过的。
      在三原,我们住在县革委会招待所,院子里有好看的木槿花和东北地区地区的我没见过的树木、花草,在陕西,“房子一边盖,面条像腰带 ,烙饼赛锅盖, 辣子是道菜 ,泡馍大碗卖 ,唱戏吼起来 ,大姑娘不对外,凳子不坐蹲起来。”那说的是民俗。“刁蒲城,野渭南 ,不讲理的大荔县 。金周至,银户县,杀人放火长安县, 二球出在澄城县 。米脂的婆姨,绥德的汉 。”那说的是民风,是赳赳老秦的民风。
      那里的民俗民风与东北不一样。真开眼界。
      这也许说是游历吧,游历不同于旅游。
      古今诗人鲜有不游历者,司马迁、李白、杜甫、陆游……谁不游历。这也许就是“行万里路,读万卷书”吧!这就是“笼天地于形内,挫万物于笔端”,这就是“登山则情满于山,观海则意溢于海,”我沿着先贤的路,迈开步子走下去。
      我大的游历还有这样几次:
      一是1966年大串连到北京。返程时我又自己下车去了天津,去了山海关,登了长城。
      二是1973年去了镇江,南京、无锡、苏州、上海、杭州、绍兴。
      三是1986年去了广州、珠海、深圳、桂林、重庆、成都、都江堰、武汉。在四川江油李白故居陇西院,吃着东坡肉,喝着太白酒临风把盏,是那样陶醉其中;在成都武侯祠、杜甫草堂低佪流连,目凝神思。那情景依然历历在目。
      四是1988年把我派到了福州去南联北开,抽空去了厦门。
      五是1991年给单位买车去南京,有车就得委屈车随我走了。去安徽马鞍山、当涂、和县。又拐回来再南京、无锡、苏州、宜兴、过长江走扬州、高邮、宝应、淮阴、沛县、徐州、曲阜、沧州,公主岭。我见到了安徽当涂的李白墓,但在吉林没去看公主岭的响铃公主。
      退休以后,去深圳,山东,海南。
      我喜欢钻胡同,虽没去过福州的三坊七巷,但可能找到的名人里巷还是要去看看的。在南京,我住在夫子庙后边的状元镜,据说这是秦侩故里。在海口琼山区找到了明代城墙,还找到了宋代府城东门。在山东龙口,不单去了秦方士徐福的庙,还打车找到了三国太史慈故里。也许,我走过的路,这些古人当年也走过。
       我这辈子没少看书,在《散文卷》自序中已有提及,说手不释卷或有点象。但可不可以掉书袋呢,我还没有那个积累;而且好读书不求甚解,要作学术上的荃释,那是力不从心。对古人的东西是要钻进去,走出来的,写诗再像古人,那也终究未脱开古人的巢臼。而我们写诗是给当代人看的,岂可泥古。这本集子收诗虽不多,但没有一首泥古,由于读了点书,“青春年少”的那几首诗也没有一首直白;词穷的情况也从没遇到过。愚以为诗人应具备三点:学养、苦功、识见,悟性。而游历,就把这四点串起来了。
      这或者就是“功夫在诗外”吧。
      
      诗人向来讲究直抒胸臆,李白“天子呼来不上船”,我们不能跟李白比。
      我的诗,只要能说我的诗是人写的足矣!
      诗以言志,诗为心声。诗要有味,诗要有情,诗要有人,诗要有魂。为诗者非唯辞章,有思想方为上品,思想可称诗之灵魂。内涵和境界比格律更重要。呕心沥血为诗为文,这历来是中国古代诗人文人为人称道的美德和诗魂。把诗词当成人生乐趣,显示了一个人的文化品位和艺术修养。把诗词当成人生追求,则更多的显示了一个人的文化担当。
      公刘先生在一篇文章中说:“古典诗词最动人的要素,在于忧患意识、悲悯心态、历史沧桑感三点(大意)。”
      我觉得,写诗、读诗,首先要看它是否能反映鲜活的社会生活,看它的思想高度,看它的艺术感染力,看是否能得到共鸣,受到鼓舞。读诗也要从总体上看,更不是看用新韵或旧韵,更不能光是强调平仄,今人写诗、填词是给当代人看的,不是给古人、死人看的。我尊重格律,但决不让格律指挥我。唐诗中平仄出范的并不少。书中如按格律,孤平、三仄角、三平尾的有一些,在编这本书时只要不以辞害意的能改过来尽量改,如害意则一仍其旧。我主张,要有思有想,有血有肉,有情有感,有真有美。不无病呻吟,不矫揉造作,不故作多情,不人云亦云,慎从众,不媚俗,有自己独立的人格和风格。余之“我为新韵鼓于与与呼”已有论及此。
      诗是什麽?我以为是:思想牵引心灵挽着情感走路的美学足迹。
      诗人应坚持自己的道德操守和独立人格、审美取向和价值观。
      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;地势坤,君子以厚德载物。
      当代吟坛要好诗。写了这么一篇东西,算是序吧。
      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4年4月5日--25日完稿,2015年5月-6月改定
    点击图标,表达阅读心情
   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    相关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