征稿及活动信息
新书上架
您现在的位置:中华诗词网>> 文章中心>> 诗论诗教

谈《百年苦旅》在长白山文化研究中的贡献


    作者:赵丽萍 来源:本站原创 阅读: 更新:2016年01月04日      字号:
     
      《百年苦旅》是由张福有、曹保明、梁琴、周长庆所著述的一部解读长白山文化、推开吉林大地山门的巨著,它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,记录了长白山文化的百年变迁,钩沉史实,博引旁征,续韵补荒,且文图并茂,使许多未知的故事、尘封的历史日渐清晰。该专著在长白山文化发展研究中的历史地位无疑是重大的。
     
      一、深刻阐述了固边卫国、传承既往的爱国理念
     
      《百年苦旅》全面阐述了刘建封百年前踏查长白山的缘起、路线,以及取得的丰富成果及其历史意义。长白山是关东第一大名山,历史上女真发祥地,清入关后被长期禁封。国人足不能跻,外族潜入屡生边事。为勘明奉吉两省界限、三江之源和中韩两国边界,一百年前,徐世昌、张凤台等邀得刘建封组织了一次对长白山的全面踏查活动。为固国防,在刘建封前,多名勘察大员曾奉命前往踏查,多微功而返。唯有刘建封一行,不惧危岩绝壁,猛兽横行,路不达,车不通,风餐露宿,历尽艰辛,终于登临绝顶,为天池十六峰命名,留下“辽东第一佳山水,留到于今我命名”(刘建封)的千古壮举,令前者汗颜,令后人感奋。由此,千千万万的普通人也开始和重新开始了解认识刘建封其人其事。
     
        《百年苦旅》正篇重点记载了一百年后,以时任吉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、吉林省长白山文化研究会会长张福有为首一行为谙边情、知历史、识国界、卫家邦,重走刘建封踏查长白山之路,追寻传承历史记忆地理文化发展的历程。“邀瀑放吟长白颂,牵云聊补大荒书”,就是“寻找和体会这种精神”。前人创造,后人继承,而且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。他们就是当代的刘建封。正是有了这些历史的当代的刘建封,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才能绵绵不绝,源远流长。
     
        二、传达祭祀先贤、爱我中华的民族精神
     
      祭祀在我国已有数千年的历史,是人们对神佛的行礼,也是人们对天地和先贤的礼拜。帝王祭祀,求得皇权永固;凡人祭祀,为身家幸福美满。在本次踏查中,进行过数次祭祀。他们祭祀的对象是对长白山的发展创立了丰功伟绩的卓越先辈。如守土护边的武默纳、穆克登、吴大澂、吴禄贞、张凤台、李庭玉、刘建封等。他们祭祀的目的不是为了小我的安康,而是为了“遵循前途、探访遗迹”、“守土有责,吃苦无妨”、“以启后世,爱我家山”,其中有老道口的祭山仪式、拜谒曹建德墓地、“塔山精庐”祭祀、祭山、祭圆池......每一次祭祀都感天动地,每一次祭祀都撼人肺腑。读着祭祀的文字,我仿佛听见细雨中来自巍巍长白高亢而嘹亮的声音,仿佛看见阳光下踏查队员动情的泪花,并深信,这不仅仅是颂读祭文,酹酒天地,而且是穿越时空与前辈交流,前辈应该能听得到!怀念先人,护国守土,开发长白,无论是前辈还是后人一切的一切,均来自对自然和人类和谐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与追求,来自对长白山深情的眷恋和对祖国深深的爱。
      
        三、表现见微知著、穷究义理的严谨科学态度
     
      细节虽小,以小见大。细节往往可以决定成败。书中有许多细节让我特别感动。比如在曹家发现了破损严重的家谱,张福有先生出具借据带回长春,请专业人士、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刘成先生修复后送还。如此精心源于中国自古代起在史书、方志和人物评传的撰写中就大量用了家谱资料,曹家家谱对刘建封踏查长白山的研究更具有不可替代的史料价值。关于家谱,在寻访额赫钠殷过程中曾惊人相似的出现过,以至使得这位家谱传承人最后感动到捐献出家谱,回到祖先聚居地漫江,为漫江的经济发展民族文化做贡献。还有在汽车行驶中,张福有先生一眼就会发现先前入山的老道;能很快在草木茂密的林中找出残存的石碑;历数山珍如家珍,行走险路如履门前小径 ......与长白是‘心有灵犀一点通’!如此境界,是他十几年潜心研究的结果,是他150余次与长白山亲密接触的回报。“凡是耳食者悬,躬亲者确”。这些细微末节之处,无疑显示出他对历史的尊重,对科学的严谨,对实物的钟爱,以及内心的善良、细致、敦厚和平易近人、礼贤下士。于是,书上静静的铅字有了声音,有了感情,有了温度,一如可亲可敬的师长生动的讲述他在山里的见闻,以至于使读者忘记了作者们原是学富五车的专家和相当级别的官员。人格的美、人性的美,就是这样通过淳朴而又深入浅出的文字展现在读者面前。
      
        四、发出保护历史遗存、开发文化记忆的激越呼声
     
        眼前看起来平凡的小事、物件,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会发现它们无不记载着动人的故事,待要寻找时却已经绝迹,并且难以复制。曹家门前潺潺流动的小溪、沉睡的古井,在向我们讲述不平凡的早餐;房顶的木瓦以及发黑的旧烟袋,能告诉后辈几代人风雨积淀的文化。这些遗址,这些遗物,都是人类无比珍贵的遗存。我们应该加倍保护。岁月飘来逝去,历史沉淀浮起,需要毅力、需要耐心、需要科学的精神和智慧的头脑,还有博学的知识去发现、发掘。
         由此我想到在辽河之西有个武厉逻遗址,西北距巨流河150米,东部紧邻辽河大堤。隋征后设通定镇,唐征后改称颇利城。隋炀帝、唐太宗东征均由此渡辽。1996年2月18日,此遗址由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冯永谦先生发现,当时城墙清晰可见。2011年10月18日,冯永谦先生偕张福有、孙人杰先生调查于此,此城已经被取土所毁,挖成一个大深坑。人是物非!尽管如此,他们还是能从残存的遗址中,看到青铜器时代的残片,在土壤深层顽强展现它在历史上的重要性,对它加以保护,就不会有这样的遗憾了。如今,这样的事情还在发生着。保护这些遗存,不仅仅是专家们的事情,它需要政府重视和支持,群众的珍惜和爱护。否则,一旦绝迹,就不可逆转,更不要说那些刻画时代印记的古城。保护历史遗存刻不容缓。
     
       五、直抒以诗证史、妙笔生花的家国情怀
     
        尤其值得一提的还有东荒补史篇与诗词的巧妙结合,这是《百年苦旅》与其他研究性书籍最大的不同之处,也是我喜欢的一个原因。自古以来史学研究的著作、笔记数不胜数,而史、诗相携的著作却凤毛麟角。白山纪咏,刘建封留下60首残句,后来者均以绝句或律诗的形式补齐,今人古人,珠联璧合。如:
     
        转过山头闻犬吠,两三间屋野人家。(刘建封)
        百年溪井水清澈,沟亦姓曹名不差。(张福有)
     
        1908年,刘建封一行踏查长白山,曾在江源区石人镇林子头村东的曹家沟曹建德家用早餐,赋诗两句。百年后,长白山研究会诸君查访至此,找到曹家,异常兴奋,续成七绝:
     
        诸君若到天池上,须把银壶灌玉浆。(刘建封)
        解渴何妨先解意,此行一路饮泉阳。(张福有)
        看罢归来回首顾,白山依旧白云封。(刘建封)
        身心恍驻大荒顶,梦入仙乡恋桦松。(张福有)
      “以诗证史成佳话,递演流风又百年”(翟志国)
     
      若非亲身经历,岂能如此。另有百余名诗人洋洋洒洒数百首诗作,化用张福有先生妙笔“书引诗成,诗可笺书”,便是史引诗成,诗可笺史,可谓书林中稀有的一大景观。书中还有200多帧照片,弥补了遥远的历史带给我们的生疏。让百年的旧影书丹跃然眼前,当代画面更加鲜活,沧海桑田意味深长,其史学价值社会价值均无法估量。
      
        六、传达了地域文化、同心培育的志趣
     
      《百年苦旅》用真实的笔墨,记录了长白山的历史文化。文化的基石是文字。从久远的殷商文化到燕赵文化,再到汉唐文化的变迁,长白山的历史都见证到了。
     
      “长白山开发的历史是用勇敢者的心血写成,每一个细节都会令人感动和震撼”。书中还用优美的笔触,描绘长白山的风土人情、美丽传说、地理地貌及生物植被,如喷发的火山井、红色的泥石流、瞬息万变的四时景观,口述文化的森林号子,还有奇花异草、怪木森林、长白石、松花岩等等,无不带给我如临其境的美的享受。
     
      还有为长白山献出一生同大山一样永垂不朽的开拓者,值得我永远敬仰与怀念。长白山有丰富的宝藏,长白山有悠久的历史,长白山有迷人的故事,长白山有折不断的顶天立地的精神。
     
         正是有了《百年苦旅》对长白山文化的重大贡献,通过百年苦旅,我们的文化视野,可以不断的扩大。向历史的深处探究,我能看到350年前的额赫纳音,那里有百年苦旅的姊妹篇《寻访额赫纳音——漫江文史考察记》更重大突破。且不论找到纳殷寨遗址、纳殷江码头遗址等五项考古新发现。其中发现长白山手斧一项,就把长白山历史文化上推了5万年。在2014年11月3日深夜,笔者在论坛上得知这一重大发现,也为之兴奋不已,连夜写下纪咏张福有先生发现五万年前手斧一诗“朱印验明无价身,白山赠与有心人。断崖陂上凭一瞥,便识火山岩斧真。假说百年方改写,亲知半日速更新。霾消天霁枫林俏,纪咏今冬胜似春。”
     
        这一瞥,是张福有先生田野考古与研究十余年,勤奋、严谨而换得最感人的回眸一笑,是训练有素的职业敏感和深厚积累碰撞出来的灵感火花;这一瞥,从刘建封踏查长白山前推到武默纳看验长白山,历史向前推进了350年;而长白山文化历史上推了五万年,彻底否定西方“莫唯斯线”的偏颇,引起国内外巨大轰动和普遍关注。
     
      《百年苦旅》对长白山文化历史的贡献,正如民族学人类学研究者徐杰舜教授所言:它不仅关乎近百年来东北民族边疆的历史,还涉及到千余年来长白山历史变迁、文化发展、民俗风情等诸多方面。这是一次文化发现的实践,告诉了人们由于记忆记载和传承着的遗产在东北,在长白山地区不仅丰富多彩、非常厚重,而且在生活深处大量地“生存着、存在着、传承着”。
      谁说东北历史蛮荒,谁说长白山没有文化底蕴,历史证明长白山没有开垦的文化处女地还有很多,沿着武默纳、刘建封的足迹前行,必有所获!
      
      为了进一步保护和发展长白山文化,早在1994年8月,白山市委、市政府组织举办了有30名研究长白山文化的东北三省的专家学者,参加了长白山文化研讨会。在研讨会上,给长白山文化下了定义,长白山文化是指在长白山地区生活的多个民族,在历史发展中创造的区域文化。并讨论了长白山文化的精神和特点。十几年来,省委省政府规划纲要,多次颁发文件,到2011年12月6日,省委要求:“实施《长白山文化建设规划纲要》,整合长白山文化资源,使之成为吉林文化的标志性符号。”这表明,长白山文化已进入全省发展战略,由十几年的研究,转入推进实施。长白山文化也有了它更广泛、更深刻的含义。相信在这一精神的指导下,长白山一些频临绝迹的文化能得以抢救和保护,一些历史的谬误可以得到纠正,长白山精神能够发扬光大,长白山文化品牌能够培育成长,长白山学作为专门研究长白山历史文化的一门学问也会日臻成熟,经济社会和各项文化事业也会蓬勃发展。
      
        《百年苦旅》是学者的研究报告,是读者的百科全书,是资政的恢宏画卷,是诗人的风雅篇章。在它的引领下,更多的人们将走进长白山,了解长白山。走进长白山,就能走进大山的历史,探寻大山的秘密;了解长白山,就能领略大山亘古不变的刚强性格与催人奋进的精神力量。
    点击图标,表达阅读心情
   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    相关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