征稿及活动信息
新书上架
您现在的位置:中华诗词网>> 文章中心>> 诗论诗教

《泛海诗词》序言


    作者:陶涛 来源:本站原创 阅读: 更新:2016年03月16日      字号:
    记得今年仲春某日黄昏,李国明先生知会余与冰云兄去八卦岭胜记酒楼与一班文人雅士小聚,席间国明先生以《泛海词》一册见示。展读之下,感觉或诗怀豪放,逸兴揣飞;或词意清雅,委迤宛转。抒情则灵犀一点,绰约如秋水芙蓉;言志则鹏翼三千,宏阔若春空霹雳。写景诗中有画,酷似王维;怀人月里屋梁,顿疑杜甫。真可谓词情易入,雅兴难穷者也。
     
    笔者叙事至此,忽令余想到今春至京师奔走,极想请吾昔日业师、集政学于一身之文化名人,来深出席环球华人中国梦诗词大赛颁奖典礼暨诗词文化高峰论坛,并发表高论,予弟子以学术支持,互相接谈近三个时辰,但得到的回答竟然是:今日中国岂有诗乎?尚能寻觅一个半个如赵朴初诗词功力深厚者乎 ?此言一出,四座皆惊,呜乎!虽持论非凡,出语足以惊人,判断果敢,放言定然骇俗。但无稽之谈难能服众,乖异之论岂敢茍同,前哲有言,吾爱吾师,但吾更爱真理。众所周知,一代有一代之文学,周之诗,楚之骚,汉之赋,六代之骈语,唐之诗,宋之词,元之曲,明清之小说,“皆所谓一代之文学,而后世莫能继者也”。(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)只要时代在继续、在发展;生活在赓续、在前进,文学之脚步便不会停止消歇也。吾侪面临之时代,尽管文学形式之嬗变不甚明晰,是一个诸种文学形式并存,百花齐放的时代,但诗作为文学之最初形式,最普遍与最高之形式,一直在顽强地潜滋暗长着,且在疯狂地蔓延着。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,其非凡之生命力不可遏止。
     
    关于此,古人之见解实在比某些今人高明。钟嵘很早有言:“若乃春风春鸟,秋月秋蝉,夏云暑雨,冬月祁寒,斯四侯之感诸诗者也。嘉会寄诗以亲,离群托诗以怨。至于楚臣去境,汉妾辞宫;或骨横朔野,魂逐飞蓬;或负戈外戍,杀气雄边;塞客衣单,孀闺泪尽,或士有解佩出朝,一去忘返;女有扬蛾入宠,再盼倾国。凡斯种种感荡心灵,非陈诗何以展其义?非长歌何以骋其情?”(《诗品序》)
     
    至于今日之国运民情,起伏叠荡;农工商学,往返沈浮。其可感可叹,可怀可抒者亦滚滚滔滔,洋洋洒洒,难以胜数矣。大江东去,数代仁人志士,载驰载跃,无路请缨,长怀中国梦;膏雨南来,万重碧水青山,惟革惟新,有为衔命,漫卷复兴潮。此民族复兴之情也。八方抗战,华夏沸腾,百姓何辜?生灵涂炭;十载屠倭,城乡烽火,万家丧乱,记忆犹新。而今东条阴魂不散,安倍拜鬼尤欢。钓岛波澜叠起,南海风云诡谲。此举国关注之爱国之情也。若夫负籍他乡,羁留海外。欧风美雨,可堪孤馆春寒;楚水湘山,岂忘故家门巷?此去国还乡之情也。至于农民务工,长别故里。鸳鸯失伴,夫妻分离。雨夜晴宵,相思之情不绝;春花秋月,团圆之愿难行。留守儿童,终年不睹爹娘,空巢父母,何日盼来子女?此家庭骨肉之情也。及至春宵剪韭,聚昔日之高朋;夜雨联床,忆平生之磨难。知青岁月,共话艰辛;幸福流光,各伤老境。虽匆匆聚首,难了情思;而切切谈心,长留高谊。此亲朋故旧之情也。尚有觅工求学,背井离乡,西走东奔,北漂南淹。酸甜苦辣,人生五味杂陈;绿紫红蓝,社会七颜共睹。此说不尽之飘泊之情也。事实证明,凡有生活之处,就会有诗,凡有人群之所,便会有词,谓予不信,请看《泛海诗词》。
     
    第一集《泛海词》面世以来,深受广大读者青睐,一时洛阳纸贵,不胫而走。泛海者,泛舟学海之谓也,亦可解读为宽泛深厚之海也。海者何?宽阔无垠,涵容万有,“日月之行,若出其中;星汉灿烂,若出其里”,何况“泛海”乎!本集《泛海诗词》作者涵盖老、中 、青;诗词内容,包含社会、人生、自然;诗词风格统摄婉约、豪放、含蓄;诗词情感横贯喜、怒、哀、乐。因此,今词创作之圭臬梁津,笔者也主张苏轼之“泛海” 一路,词应当坚决突破婉约艳科的“花间”藩篱,挟海上风涛之气,如诗,如文,如天地奇观。无意不可入,无事不可言,包容各种风格,被覆诸门情感,诸君勉乎哉! 
     
    此集为叶敏女士主编,叶敏女士笔名;越女镜心,秀外慧中,思维敏捷,词韵无穷,所编此集,更具包容,想必读者味之无极,兴致尤浓。
     
        陶涛2015年9月5日  深圳默林一村四可斋
    点击图标,表达阅读心情
   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    相关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