征稿及活动信息
新书上架

诗意霜降


    作者:佚名诗人 来源:友情提供|网络 阅读: 更新:2016年10月24日      字号:

    霜降为九月中气,秋季的最后一个节气。中国北方到了霜降时节,夜里散热很快,温度会降到零摄氏度以下,于是圆润的露水改凝成六角形的霜花,形成入冬前的初霜景象。古人以为霜是从天上降下来的,所以就把初霜时的节气取名“霜降”。

    咏廿四气诗霜降九月中(唐·元稹)

    风卷清云尽,空天万里霜。野豺先祭月,仙菊遇重阳。

    秋色悲疏木,鸿鸣忆故乡。谁知一樽酒,能使百秋亡。

    赏析:唐朝诗人元稹有一组咏二十四节气的诗歌,这是关于霜降节气的一首。霜降时分的秋天一片萧瑟之气,古代将霜降分为三候:“一候豺乃祭兽;二候草木黄落;三候蜇虫咸俯。”这是说一候时豺狼开始大量捕猎小兽,把自己吃肥以便度过不易觅食的冬天。在这里诗人就用了豺祭兽的典故。再加上疏木、哀鸿、思乡,这时候可以饮上一杯美酒,忘却这他乡故乡、忧伤哀愁、古今岁月。

    九日登李明府北楼(唐·刘长卿)

    九日登高望,苍苍远树低。人烟湖草里,山翠县楼西。

    霜降鸿声切,秋深客思迷。无劳白衣酒,陶令自相携。

    赏析:刘长卿这首诗写了秋日游子的羁旅之思,登高远眺,远树苍苍,人烟渺渺。霜降日的断鸿之声格外悲切,而羁旅之思也分外低迷。南朝宋·檀道鸾《续晋阳秋》里说,“陶潜尝九月九日无酒。宅边菊丛中。摘菊盈把。坐其侧久。望见白衣至。乃王弘送酒也。即便就酌。醉而后归。”诗人不需要白衣送酒,自己带酒而来,一醉方休。

    岁晚(唐·白居易)

    霜降水返壑,风落木归山。

    冉冉岁将宴,物皆复本源。

    何此南迁客,五年独未还。

    命屯分已定,日久心弥安。

    亦尝心与口,静念私自言。

    去国固非乐,归乡未必欢。

    何须自生苦,舍易求其难。

    赏析:秋天万物肃杀的景象本来就容易使人悲伤,而霜降时节天气又更是骤冷,对于去国怀乡的人来说本来就伤感,更何况像诗人白居易这样有过起伏沉落的人生阅历的人。在这首诗里,诗人的心境似和这霜降的节令一样到了暮年,觉得命运已定、无需多言,与寒冷的天气相对应的,是作者心灰意冷的人生态度。

    泊舟盱眙(唐·韦建)

    泊舟淮水次,霜降夕流清。

    夜久潮侵岸,天寒月近城。

    平沙依雁宿,候馆听鸡鸣。

    乡国云霄外,谁堪羁旅情。

    赏析:这首诗给人的感觉的冷清而萧瑟的,潮水在河岸上蔓延,月光如雪,笼罩着平沙落雁、旅馆鸡鸣。而产生这种冷清萧瑟之情的原因,正是这浓厚的思乡之情啊!

    列岫亭(宋·江定斋)

    倚槛穷双目,疏林出远村。

    秋深山有骨,霜降水无痕。

    天地供吟思,烟霞入醉魂。

    回头云破处,新月报黄昏。

    赏析:这首诗描写了霜降时节的深秋山景。倚栏远眺,可以看到村外的疏林,秋气渐深,使秋天的山也多了一份苍健之气,江上水浅。诗人感觉到天地烟霞与其融为一体,,蓦然回首,时间却已是新月黄昏。

    南乡子重九涵辉楼呈徐君猷(宋·苏轼)

    霜降水痕收。浅碧鳞鳞露远洲。酒力渐消风力软,飕飕。破帽多情却恋头。

    佳节若为酬。但把清尊断送秋。万事到头都是梦,休休。明日黄花蝶也愁。

    赏析:词的上片写楼中远眺情景。江上水浅,是深秋霜降季节现象,出天高气清、明丽雄阔,酒力渐消",皮肤敏感,故觉有"风力"。晋时孟嘉落帽于龙山,是唐宋诗词常用的典故。苏轼对这一典故加以反用,说破帽对他的头很有感情,不管风怎样吹,抵死不肯离开。下片就涵辉楼上宴席,抒发感慨。诗人以蝶愁喻良辰易逝,好花难久,世间万事,皆是梦境,转眼成空;荣辱得失、富贵贫贱,都是过眼云烟;世事的纷纷扰扰,不必耿耿于怀。此时对此盛开之菊,更应开怀畅饮,尽情赏玩。

    《新营小斋凿地炉》(宋·欧阳修)

    霜降百工休,居者皆入室。墐户畏初寒,开炉代温律。

    赏析:即到了霜降时节,各种室外的劳作都停止,人们开始准备猫冬了,把门窗缝都用泥涂严,屋里生起火炉来替代暖和的天气。

    舟中杂纪十首(元末明初·王冕)

    老树转斜晖,人家水竹围。

    露深花气冷,霜降蟹膏肥。

    沽酒心何壮,看山思欲飞。

    操舟有吴女,双桨唱新归。

    赏析:这首诗写了霜降时节的舟中之景,一反萧瑟之气,秋天的精致在诗人笔下逸兴遄飞。老树斜辉,流水人家,含露秋花,以及霜降时分肥美的螃蟹。沽酒看山,更是使人心情十分爽朗。连操舟女子归家时,嘴里都是唱着歌儿的。

    霜月(李商隐)

    初闻征雁已无蝉,百尺楼南水接天。

    青女素娥俱耐冷,月中霜里斗婵娟。

    赏析:这首诗写的是深秋季节在一座临水高楼上观赏霜月交辉的夜景。秋天,草木摇落而变衰,眼里看到的一切,都是萎约枯黄,黯然无色;可是清宵的月影霜痕,却显得分外光明皎洁。“青女素娥俱耐冷,月中霜里斗婵娟。”尽管“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”,可是冰肌玉骨的绝代佳人,愈是在宵寒露冷之中,愈是见出雾鬓风鬟之美。她们的绰约仙姿之所以不同于庸脂俗粉,正因为她们具有耐寒的特性,所以才经得起寒冷的考验。

    如梦令(清·黄琬璚) 

    晓向高楼凝望。远树枝枝红酿。

    睡起眼朦胧,道是芙蓉初放。

    霜降。霜降。那是丹枫江上。

    赏析:黄琬璚是嘉庆、道光年间有名的才女,善弹琴,指法微妙,妇女从学者甚多。书法娟秀,诗词尤有名於时。词人登上高楼,看到树上一片片鲜艳的红色,以为是芙蓉花开了。仔细一看,原来是霜降时分的丹枫。这首诗与杜牧那句”霜叶红于二月花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  点击图标,表达阅读心情
   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    相关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