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馨提示
    本站诗词学院栏目下的所有内容,是站长历十年以上时间,通过各种渠道,搜集整理的诗词入门与提高的精品文章或者资料。其中关于诗词创作、鉴赏的内容,多有真知灼见,实用性突出,有很强的指导或者借鉴意义。一次性支付200元人民币,你就可以永久成为本站高级会员,就有资格不受任何限制,浏览下载全部文章。详情请点击 如何成为高级会员? 。付款请点击 如何付款?
征稿及活动信息专栏
购书指引
    本站图书商城内的书籍,多为独家代售,数量有限。为保证购书顺利,请您先注册成为会员。游客购书将不会有任何结果。注册请点击 我要成为会员
特别专题推荐
上网诗刊,欢迎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中华诗词网>> 诗词学院>> 鉴赏总汇

理趣遄飞豪气凌云——郑邦利《咏怀》赏析


    作者:陈廷文 来源: 阅读: 更新:2015年08月05日

    昙花有艳须臾谢,檀木无华长久香。
    吟健不随眉发白,句奇欲使鬼神惶。
    茶杯就口吞星月,诗卷怡心嚼宋唐。
    如此情怀谁可诉,一宵雕琢破苍茫。

    最近,诗友叶清仰君手机传来郑邦利先生三首高水平的新作,其中即有这首七律《咏怀》。笔者反复吟诵,仔细品味,不禁被先生清雅的志趣、开阔的胸怀、高尚的品格和凛然的浩气所感染,蓦然产生赏析此诗的冲动。明知才疏学浅、人微言轻,而有曲解原作、贻笑大方之嫌,也在所不顾矣。

    “昙花有艳须臾谢,檀木无华长久香。”起联对仗开篇,哲理破题,一新耳目,迪人心智。“昙花”夏秋晚间开花,硕大无朋,洁白如玉,清香四溢,艳丽优雅,被誉为“月下美人”;但不耐寒冻,惧怕阳光,花开仅4、5小时即谢,故有“昙花一现”之说。“檀木”为稀有珍贵树木,木质坚硬,是制作高档家具和工艺品的绝好材料;馥气袭人,芳香永久。此联阐明外表华丽并非长久,内在秀美方能永恒的人生哲理。托象言志,借物喻人,“昙花”是华而不实的他人形象,反衬“檀木”的可贵品质;“檀木”乃外蕴内秀的自我写照,象征先生的高洁情怀。先生曾任公社书记、县委书记、海南省电子工业总公司党委书记,官衔可谓不小。但他不摆架子,不讲排场,不喜矫饰,不图虚名,脚踏实地干事,平淡低调做人。为官一任,勤政为民,业绩彰显,口碑甚佳。百姓心清如镜,盖棺自有定论。先生深谙“反对为优、正对为劣”之法,本联运用反对,对仗工稳,写出人生的感悟,作者的襟怀,实乃经验之概括,智慧之结晶,颇见才气,令人叹服。

    “吟健不随眉发白,句奇欲使鬼神惶。”承联顺接起联的“长久”之意,从诗词角度切入具体表述。先生卸职前后,耽诗多年,喜吟风雅颂,常习赋比兴,勤学苦练,日积月累,基础扎实,功力深厚,出类拔萃(先生已是海南省诗词学会会长、中华诗词学会常务理事兼研修班导师)。现渐届遐龄,鬓发已皤,但诗律更细,诗艺更精,诗风更健,诗句更奇,“笔落惊风雨,诗成泣鬼神。”先生思维敏捷,已创作诗词1000多首,出版了《天涯情韵》、《南海潮音》和《琼崖挹翠》三部诗集,数量可观,质量上乘。中华诗词学会驻会名誉会长、《中华诗词》主编、中国著名文艺评论家郑伯农悦赏《琼崖挹翠》曰:“邦利的这本诗集不仅为庞大的诗林增添了数量,更重要的是增添了新的质量。”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、新疆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、中国著名诗词家星汉褒扬先生:“诗思敏捷,非我所逮。……出手快是邦利吟兄的强项。……不但有量,而且有质。”中华诗词学会顾问、甘肃省诗词学会会长、中国著名诗人袁第锐对先生诗词赞誉有加:“细读所作,多出性情,时愈近,作愈精。古人云:‘苟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。’君足当之。”黑龙江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、中国著名学者白伏喜也对先生诗作评价极高,等等。2013年7月,先生16首诗词入选《中华诗词》吟坛百家栏目;此前,曾先后荣获全国诗词大赛金奖、二、三等奖和佳作奖。故“句奇欲使鬼神惶”是先生的不懈追求,并非虚言也。

    “茶杯就口吞星月,诗卷怡心嚼宋唐。”颈联宕开一笔,别具新意。先生志趣高雅,酷爱诗词,把弘扬和振兴国粹当做最大乐趣和毕生追求,勤奋耕耘,默默奉献,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他身边集聚着一群志同道合的吟朋诗友,当中不乏弟子。他们定期在海口市美舍河畔的茶坊聚会,一壶清茗,几碟小吃,邀星请月,品香尝鲜,说风道雅,敲字炼句,潇洒快乐,不输神仙。另者,工余饭后,一卷在手,遨游诗海,嚼品宋唐,千载珠玑已赏,一生愿望堪酬,心旷神怡,如醉如痴。联中“吞星月”、“嚼宋唐”看似反常无理,使人费解;实则合乎诗道,深得其妙。不讲观星月、邀星月、遣星月(调遣星月入诗)而说“吞”星月;不讲赏宋唐、恋宋唐、师宋唐(以宋唐为老师)而说“嚼”宋唐,非但管窥先生炼字功夫之一斑,更可蠡测先生雄健诗风之几瓢。先生诗词风格已经形成,豪放为主,婉约为次,阳刚大气是其基调。试举数例,以为佐证:“轻击鼠标倾电脑,豪吟词赋贯云霓。”(《抒怀》)“笑看莽莽烟波路,尽挹惊涛入壮怀。”(《海上寄友》)“风帆不逐狂澜倒,容我胸中万马腾。”(《暮海》)“天高方显沧波渺,襟阔尤欣暴雨稠。”(《亲海》)“中宵吟赋起,一啸遏云霓。”(《三亚采风笔会咏》)“倚枕生金梦,裁云入太空。”《与昌江吟友重逢》)“探得云囊满,精心织彩虹。”(《琼中笔会咏》)“山崩身笔挺,海啸态安然。”(《天命赋》)我爱婉约,更喜豪放。读先生诗,一股吞吐天地、包藏古今的浩然之气扑面而来,深受鼓舞,令人振奋。

    “如此情怀谁可诉,一宵雕琢破苍茫。”结联归纳和总括全诗,提出问题,委婉做答。先生淡泊名利,秉性清高,难舍心中至爱,耽于诗词创作,每每通宵推敲,又有几人知晓?终于,苍茫顿破,混浊大开,眼前豁朗,人生释怀,但不直接道明,让读者深思领悟。“破苍茫”含而不露,一词多义,耐人咀品,余韵袅袅,深得诗家三昧,非高手不能为也。

    本诗哲理和雅趣齐飞,清心与浩气共舞,破雾穿云,直上银汉,须仰视方能见其倩影,给人以高远壮美的艺术享受。

    相关文章